¤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生活社区>>绿色书评 >>正文
 
 
思想巨人晚年遗珠之作
 
——读卢梭的《植物学通信》
 
更新时间: 2015-09-18 11:51:28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5-9-18)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不管对哪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探究自然奥秘都能使人避免沉迷于肤浅的娱乐,并平息激情引起的骚动,用一种最值得灵魂深思的对象来充实灵魂,给灵魂提供一种有益的养料。——卢梭

        让·雅克·卢梭(1712-1778)是法国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是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思想启蒙运动最卓越的代表人物之一。但也许正因他在其他领域的声名显赫,人们往往容易忽略了他还是一位倾情自然的植物学家。在其伟大著作《忏悔录》一书中,卢梭声称他本来有可能成为一名伟大的植物学家:“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哪项研究比植物学研究更适合我天然的品味。”《植物学通信》创作于卢梭晚年,并不是这位思想巨人的学术著作,而是一部通俗的植物学小品集,书中的通信名义上是写给一个5岁小女孩的,但实际上是向广大读者介绍植物学的研究心得。这些信件最早在学术沙龙中流传,直到1781年才在日内瓦正式出版,并引起剑桥大学植物学教授马丁的关注。马丁在1785年推出英译本,在英语世界影响巨大,许多社会名流都通过卢梭的这部书而了解植物学。该书文笔优美,叙述流畅,图文并茂,诗意盎然,对植物习性、状态、器官和观感的讲解清晰有趣,准确到位。

        这部书也是世界历史上卓越的哲学家撰写的一部伟大的博物学经典。书中皮埃尔的插图佐证了卢梭写到的那些植物,这些插图古色古香,钟灵毓秀。卢梭热爱大自然,这本通俗的植物学小品清新优美,轻巧别致,温情脉脉,思想浑厚,不失风趣,非常适合身在都市远离自然又无比向往的读者安静地阅读。因为,诚如卢梭所言:“不管对哪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探究自然奥秘都能使人避免沉迷于肤浅的娱乐,并平息激情引起的骚动,用一种最值得灵魂深思的对象来充实灵魂,给灵魂提供一种有益的养料。”植物学对于卢梭有“精神治疗”的含义,观赏植物、研究植物有助于抑制他个性中的过度敏感和抑郁。植物和植物学让他心境平和、稚气十足,从而忘却生活中的那些不快和烦恼,使其经常感到心静如水、淡定自若。

        植物的花香,在卢梭笔下是这样得到释放的:“每个花药都是一个小盒子,成熟时即会打开并释放出一种具有浓烈香味的黄色粉末。”卢梭用一种童话般的语言娓娓道来,把植物学当成心灵的诗歌,温情款款而又舒缓别致。卢梭的文笔如阳光一般通透灿烂,照耀着花园里姹紫嫣红的花卉:“当花园里第一缕春光到来,洒落在风信子、郁金香、水仙、长寿花以及铃兰等你已经熟知的植物上时,阳光也将照亮你前进的道路:其他的花卉,例如桂竹香和紫花南芥很快就会抓住你的视线,诱使你进一步去观察。”他面对百花争艳的美丽景色仰观俯察、赞不绝口,这段文字既有温馨诗意,又让读者身临其境般感受到了阳光温情的色泽。惠风和畅,百花盛开,卢梭的文思如泉涌,洒落在字里行间的是他那颗玲珑剔透的文学之心和自然之心。精致的比喻句俯拾皆是,对于龙骨瓣,卢梭如此精心描绘:“龙骨瓣就像一个坚固的保险箱,大自然把自己的宝藏安放在里面,防止受到风雨的侵袭。”卢梭的文心沟通了人与自然的共鸣与交响,可谓心心相印、心有灵犀。更为可贵的是,卢梭从生态伦理的角度俯视大自然的美轮美奂,他的笔下鲜花明媚,绿草丛生,绿荫匝地,溪流潺潺,请看:“来吧,明媚的花,碧绿的草地,凉爽的绿荫,还有潺潺的小溪,树丛和牧场,快来净化我那被一切令人作呕的东西污染了的想象力吧。”在建设生态文明的大环境下,重温卢梭的文章,唤醒了我们对自然世界的挚爱之心和热情关注。卢梭以极大的耐心引导小女孩观察野地里百合花的绽放:“野地里的百合花如何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可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这句话中包含的智慧足以让成年人又回到童心未泯的心境。

        在这组关于植物学的通信中,卢梭首要考虑的是人的灵魂问题。而2000年前,亚里士多德在《论植物》的开篇就廓清了植物的灵魂问题,因为那时关于植物是否是生物的各种看法甚嚣尘上。虽然阿那克萨戈拉和恩培多克勒坚持植物有感觉和理性,但亚里士多德认为植物有灵魂,但灵魂不完全。因为植物没有感觉,而“感觉是生命光耀的原因”。所以植物是有部分灵魂的生物,介于动物和非生物之间。卢梭深谙此理,但这不妨碍他对植物倾注极大的爱意和心血。这些灵魂不完全的生命带给我们灵魂的愉悦和完善,胜过无数灵魂完全的生命。对此他本人就有着很深的反思。在瑞士的圣·皮埃尔岛上的生活让卢梭享受到了真正的幸福。他在那儿和植物图谱书、放大镜一同观察“灵魂不完全、生命不光耀”的没有感觉器官的植物,远离尘嚣的闲适让他在荡舟远足和给另一座小岛增添动物的快乐中度日。

        在研究植物学的过程中,卢梭明白了灵魂的伟大不是高升和前进,而是懂得自我安排和自我限制。它为保持伟大所做的一切是它本该做的那些,升高到它的高度是为了更爱中庸之物而非突出之物。再没有比妥妥当当地做人更美更合理的了,也没有比深刻而自然地领悟如何度过一生更艰难的知识;我们的毛病中最野蛮不开化的,就是藐视我们的存在本身。卢梭认为:“我被身边这些令人愉快的事物吸引了,我对它们仔细观察、慢慢思考、一一比较,终于学会了把它们分类。就这样,我自然也成了植物学家,成了研究大自然的植物学家,其目的只是为了不断找出热爱大自然的新理由。”植物学在卢梭那里与其说是一门自然科学的学问,不如说是修身养性的心灵之诗。卢梭认为植物学是悠闲懒散的孤独者的专业:一把小刀和一个放大镜便是他观察植物所需的全部工具。他慢慢溜达,随意从一个目标转向另一个目标;他兴致勃勃地、好奇地观察每一朵花,一旦领悟到花朵的构造规律,他就能毫不费劲地品尝到观察的乐趣,跟付出高昂代价才取得的乐趣相比,绝不逊色。这种悠闲的工作自有一种魅力,惟有激情完全平息的人才能感受到。只要有了这种魅力,就足以使生活变得甜蜜了。“她拿着我在路上给她采集的花束向我讲起关于花的构造的许多知识,这使我感到十分有趣。按理说,这本书可以引起我对植物学的爱好,但是时间不凑巧,当时我研究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一种使我百感交集的思想把我的心思从花草上转移开了。”卢梭认为,如果只把植物看成是满足我们欲望的工具,我们在研究中就再也得不到任何真正的乐趣,必须到大自然中去观察树木花草,而不是只关心体系和方法。植物学就是这样让卢梭心驰神迷、陶醉其间。

        卢梭以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的深刻和睿智赋予植物学以人性的光辉,娴静优雅的植物使得卢梭的灵魂获得了安静与平和。阅读《植物学通信》,读者会感受到自然与人文的交相辉映,更感受到卢梭那颗钟情绿色的心灵引发的跨越时代的交响与共鸣。

 
(作者: 张鹏)        (编辑: 杨玉兰)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