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公安森警>>中国森警 >>正文
 
 
正连今年三十五
 
 
更新时间: 2018-05-08 12:07:22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8-05-08)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上尉南琪,今年35岁,眼看着最后一次晋升机会被同学兼好友宁强抢走,他有点失落、有点茫然,又有点如释重负。

        3次晋级考核及每次与20多名朝夕相处的战友残酷竞争,他总是关键时候掉链子。这里既有晋升同事的足够优秀,也有“某某最后一年”的盛情难却。

        可当他35岁,到了最后一搏的时候,他既希望“南琪最后一年”的盛情如期而至,又不愿向拼红眼的战友开这个口。

        纠结、忐忑、焦虑、不安贯穿整个晋升考核。南琪惊奇地发现自己骨子里“见第一就争、见红旗就扛”的基因每每这个时候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这和工作、训练中的自己简直天壤之别。

        “怂蛋!”南琪骂完自己,拿起帽子和武装带向训练场走去。

        35岁,正连8年,光凭这两条,在别人眼里就算不上优秀。不信,你看旁边那些二十七八岁、正连满3年、动辄本科研究生的小伙子,哪个不比南琪有前途、有发展?

        可谈到工作实绩和素质能力,这些小字辈纷纷顾左右而言他。

        南琪毕业后没费多大劲就和中队战士打成一片,并凭着过硬的军事技能和全面的能力素质很快脱颖而出,成为中队长和指导员的左膀右臂。随后,警官编组作业中的手绘标图和政治工作比武中的授课、演讲比赛夺魁,让他一时成了支队司政部门领导眼里的香饽饽,两位部门长多次公开表态要将其纳入麾下。

        幸福的烦恼来得有点突然。面对两位部门长的垂青,南琪左右为难。自幼憧憬“提刀顾八荒、沙场点兵忙”的他,虽渴望入职作训办一展身手,但面对率先伸出橄榄枝的政治处主任,他只能“服从组织安排”,到政治处宣传保卫办学习锻炼。

        在接手宣传保卫工作的最初4个半月里,南琪自费报考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专业的同时,积极向身边老干事学习请教业务工作。

        办公楼凌晨3-4时的自卫哨哨兵见证了南琪的努力,也见证了他毕业两年半从中队到支队机关,再到总队机关的三级跳。

        能到总队机关工作是很多干部梦寐以求的愿望,可南琪却不知别了哪根筋,板凳没坐两年就申请到基层带兵。

        不仅周围的同事大跌眼镜,就连最要好的朋友也纳闷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架不住大家的关心询问,南琪专门在宿舍摆了场答谢告别宴。煮酒微醺中,他道出了其中缘由。

        南琪的一篇稿子上了某中央级报纸的三版头条,在同事赞扬声中,他也有些飘飘然。可没想到,和基层任职的警校同学聊天时,那位同学不留情面地指出了稿件内容脱离基层实际,一线官兵看了嗤之以鼻的实情。这盆冷水让他一下子意识到:缺乏基层工作经历,闭门造车是逃不过群众眼睛的。

        痛定思痛,南琪决心下基层补课。

        离开基层4年,虽有些许陌生,但对于性格开朗的南琪来说,重新融入基层部队,并不需要太多周折。

        经过3个月潜心观察,与4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中高级士官的斗智斗勇,全程跟班跟训和每夜3遍查寝查哨,南琪不仅顺利踢开了入主中队的第一脚,还在任职第一年就成功带领中队获得武警部队“四省藏区维稳工作先进单位”的荣誉,并被武警森林指挥部荣记集体二等功。

        机关基层模式的随意切换,干啥都出彩的惊人表现,让领导放心,让小字辈信服。

        但这个强人,却偏偏倒在了职务晋升这座独木桥上。

        不仅大家大跌眼镜,同在一个大队摸爬滚打、竞争中挤掉南琪的宁强也为他感到惋惜。

        23人,竞争两个副营名额。在晋升命令公布前,不论是支队绝大多数官兵还是宁强自己,都认为这两个晋升名额非他宁强和南琪莫属。

        事事岂能都如人愿。残酷的现实让宁强不知怎么面对南琪。可南琪,却像没事人似的,祝贺宁强荣升股长。

        调离那天,南琪像往常送别休假的战友一样来送宁强:“好好干,咱同学就看你了!”

        简短的话语,让宁强鼻子发酸,更让他难受的是他竟找不出任何话语和昔日无话不谈的好友话别……

        3月18日,部队转隶移交应急管理部的消息在部队炸开了锅,可南琪依然该干什么干什么,热情丝毫不减。

        3月26日13时27分,一阵急促的铃声惊扰了午睡的宁强:“什么,南琪受伤住院了?好!我马上过去!”

        宁强赶到医院时,南琪床边已经围满了人。从支队领导和同批战友的只言片语中,宁强得知,因为超负荷训练,本就腰肌劳损的南琪突发腰椎间盘突出,髓核压迫神经,致使无法弯腰、下蹲,且间歇性跛行。

        宁强挤到床前,看到南琪满脸的淡然,之前想好的一肚子慰问语竟然说不出来。

        毕竟,在南琪面前,那些话是那么苍白;而自己,底气又是那么不足。

 
(作者: 曾鹏)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