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人物>>林苑人物 >>正文
 
 
瑶山作证:一个护林员的30年守望
 
 
更新时间: 2017-11-03 12:49:22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7-11-03)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看着自己守护了30年的瑶山渐渐变绿,胡小雄笑得很开心。 华山摄

    在覆盖有3万亩原始森林的湖南省炎陵县瑶山林区,除了生长着银杏、南方红豆杉、伯乐树等国家珍稀植物,还常有金猫、云豹、苏门羚及大鲵等野生动物出没……这里也是瑶山林区护林员胡小雄心中的“圣地”——30年前,为保护山林免遭乱砍滥伐,胡小雄在莽莽林海里,开始了一个人的守望。

    炎陵县林业局局长周桥梁说,自胡小雄巡山以来,瑶山林区从未发生过火灾。他巡山走过的路,约有64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16圈,为罗霄山脉留下了一块珍贵的生态绿洲……

    9月23日,天地一片朦胧时,我们随炎陵县青石冈国有林场场长胡泽民,爬上了海拔1381米的羊角仙峰。在那座用以瞭望森林火情的小木屋里,我们见到了胡小雄,一条叫“阿旺”的黑狗正围着他撒欢。见我们来了,胡小雄将日记本揣进挎包里,同我们一起出了门,“阿旺”跑在前头。

    呵护瑶山那抹绿

    这天虽是秋分,但罗霄山脉仍骄阳如火,满目苍翠的林海,一眼望去见不到一户人家,胡小雄挥舞着柴刀为我们开路。一路向南,沿途查看有无火灾隐患,有没有人盗砍树木,胡小雄还不时“嗬嗬”吆喝几声,防止野猪袭击。空旷的大山里传来阵阵回声,显得格外寂寥。起初,路并不难行,但随着山沟的延伸,两边的山体高大起来,悬崖峭壁高耸两侧,行进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时不时还要涉水而行。

    护林最怕火灾,每到春、冬季节,胡小雄不敢有丝毫的马虎。他与山民交朋友,说服他们不再烧野草:“秋天干燥,容易引发山火。”说话间,遇见了放牛娃阿六,胡小雄提高嗓门说:“六丫子,莫耍火哦。”“晓得了胡叔叔,你都说过好多遍了!” 路上我们遇见一些遮风避雨的窝棚,胡小雄说这是他搭的。因为他巡视的林区面积太大,最远处在炎陵和郴州交界处的蛤蟆坳,遇上赶不回来的日子,他只能在窝棚里过夜了。

    下午1点,当我们到达海拔1651米的马脑峰时,已是饥渴难耐、脚软腿颤。胡小雄打开军挎包,掏出几块煮红薯和玉米递给我们,又丢了一块给“阿旺”。这是胡小雄每天的午餐。

    胡小雄曾养过一条白狗,也叫“阿旺”,它是现在这只黑狗“阿旺”的娘,伴了他13年。那是条有灵气的狗,它能记得胡小雄在山路上每一处习惯休息的地方。每当天色渐晚,看到主人因疲倦而放慢了脚步时,它就会用嘴咬咬他的裤脚,意思是快点走。胡小雄说:“这么多年,跟我度过最苦、最难、最多日子的就是‘阿旺’,我心里的话都爱跟它说。”

    让胡小雄刻骨铭心的,是“阿旺”曾救过他的命。

    2013年仲夏一场大雨后,胡小雄带“阿旺”去巡山。山上雨后路滑,胡小雄一脚踩空滑下山涧,情急中他抓住一根藤条。没想到这是个蛇窝。一条被惊动的黑褐色斑纹的蝰蛇吐着信子朝胡小雄游来,正吊在崖边的胡小雄避无可避,眼瞅着就要葬身蛇口。突然,一道白影斜刺奔向蝰蛇,一口咬住蝰蛇颈部。蛇负痛放弃了胡小雄,返身一口咬住“阿旺”,“阿旺”立时全身抽搐起来,可它仍死死咬住蝰蛇不松口。胡小雄趁隙爬上崖壁,手起刀落斩掉蝰蛇的头颅……可全身发紫的“阿旺”已经不行了,它无限留恋地瞅着胡小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从那以后,胡小雄只要一看到黑狗“阿旺”,就想起它的娘——“阿旺”,心头就会流泪,他说“阿旺”曾给了他太多的欢乐!

    30年的酸甜苦辣

    中午,我们草草吃了点干粮,继续随胡小雄巡山。路上,胡小雄给我们讲起了他守护瑶山30年的酸甜苦辣。

    1987年杜鹃花开时,20岁的胡小雄顶替父亲当上伐木工:“那时,谁伐木的数量多、速度快,谁就是模范!”可过度的砍伐,让森林不堪重负。很快,胡小雄放下了心爱的油锯和斧头,成为育林护林人。可最初每月300元的工资与孤独,让其他护林员先后离开,最后瑶山护林点仅剩下胡小雄一人。“我也想下山,可这么大一片林子怎么办?”望着自己亲手栽的树,胡小雄打心眼里舍不得,他决心留下来。

    护林,最难忍受的是孤独。白天,这里郁郁葱葱、层林尽染;入夜,却形影相吊,一灯如豆。于是,胡小雄常跟大树对话:“嘿,你又长高了啊。”他曾在山里邂逅过一头水鹿,他喊一声,水鹿叫一声,他喊两声,水鹿就叫两声,他喊三声,水鹿居然也叫了三声……

    就这样,胡小雄在这深山里一守就是1万多个日日夜夜。

    扁担挑水两头搁:顾得了一头,顾不了另一头。胡小雄对家人的愧疚或许是他始终无法释怀的。每年的除夕夜他都在山上过。想家的时候,他就跑到山头,看看家的方向。最疼他的母亲活着时没有得到他的照料,2008年除夕,87岁的母亲病逝前,还喊着他的名字。那一刻,他正在翻越白雪皑皑的瑶山——从此,顶着蓝天的雪山,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山下家里的3亩地,两头猪、几只羊,3间土坯房,女儿的生活和读书——全靠妻子欧阳仙桃一人撑起来。2009年秋天,操劳过度的欧阳仙桃病了,当时胡小雄正在去蛤蟆坳的路上,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当胡小雄赶回来时,她已经说不出话来,望着丈夫,眼泪一股劲地流。胡小雄把妻子送进山下的医院,服侍了她3天,这也是他在县城待的时间最长的一次。3天后,妻子出院,他又上山了……

    我们问欧阳仙桃,想不想让胡小雄继续守护瑶山?她眼泪“哗”的一下出来了:“他守了那里30年,你要不让他去,他会受不了的——家是他的心,可那是他的命啊!”

    欧阳仙桃真的是最懂胡小雄的人。在胡小雄那本发黄的皱巴巴的日记本上,记满了客家山歌:“高山起云遮住山,狗尾巴缠住钓鱼竿……三天不见你的面,当得不见几十天……”优美哀婉的歌词里,蕴藏了多少离别之苦。他说:“那是唱给妻子的。”说这话时,他眼中含着泪。

    胡小雄在山上也有欢乐的时候。每到中秋,周桥梁等人都会拎着月饼上山看他。大伙以茶代酒,开怀畅饮——莽莽万重山,父老泪几行……胡小雄说,中秋夜有他们相伴,自己这30年的孤独守望,值了!

    憧憬心中的“圣地”

    30年过去了,杜鹃花开花谢,鸿雁飞去飞回。随着胡小雄辛勤地守护,瑶山逐渐恢复了当初的模样。当年胡小雄在瞭望哨栽的两株樟树苗,如今枝繁叶茂,长得比两层楼还高。那一抹醉人的绿色,就是大自然给予的回报。如今的瑶山,植被茂密,松杉成林,水鹿、锦鸡、野猪等野生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瑶山下有条小河,胡小雄说育林前常断流,可眼下我们见到的却是清澈见底的淙淙溪流。胡小雄说,山林里现在又能见到野山羊、野猪甚至豹子,他巡山时总有野鸡、麂子跟他抢道。他说曾在县城看过一部叫《可可西里》的电影,他憧憬着要是瑶山也能像电影里那样就好了。

    黄昏,我们回到胡小雄的小木屋,他搂了把柴火开始做饭。半小时后,一碗南瓜汤、一碗山药炒辣椒、一碟竹笋泡菜成了他的中餐也是晚餐。

    ……

    夜色朦胧中我们下山时,身后传来胡小雄哼的小调:“三天不见你的面,当得不见几十天……”回首望去,见小木屋里透出一丝微弱的亮光,那是胡小雄守望瑶山的灯火——它能照亮瑶山的精灵和仰望的星空吗?

    【后记】

    发稿前得悉,胡小雄已于10月27日被评为 “全国林业系统劳动模范”,并在当天下午赶赴株洲市参加市林业系统的道德楷模演讲会(这也是他生平第二次到株洲市区,上一次还是今年五一,他作为市劳模接受市长的颁奖)。常年孤独守护瑶山的胡小雄,由于平常很少与人说话,第一次上台演讲的他,显得有些木讷。但他仍自豪地说:“我是瑶山的儿子!”

    “我是瑶山的儿子。”让我们感受到了他对这片山林深沉的爱……30年过去了,他背有点驼了,山下波光粼粼的河水倒映出他苍劲的身影——他与岸边的杜鹃花,早已深深地扎根瑶山……

 
(作者: 华山 陈建林)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