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人物>>林苑人物 >>正文
 
 
八步沙 六老汉 三代人
 
 
更新时间: 2018-05-15 11:46:28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8-05-15)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一株株柠条瘦削的枝条上,绽放着一簇簇耀眼的黄花,四周梭梭、沙枣、红柳等沙生植物郁郁葱葱,勾画出一条7.5万亩的绿色隔离带,阻挡着风沙侵蚀的步伐。这里是甘肃省古浪县一个名叫八步沙的地方,37年前的这里曾是一片漫天黄沙的不毛之地。

        1981年的春天,古浪县土门镇6位60岁左右的村民不甘心将世代生活的家园拱手让给沙漠,在勉强能填饱肚子的情况下,以联户承包的方式进军八步沙,组建了集体林场。这6位老人被当地人亲切地叫做“六老汉”。如今,六老汉的后代接过治沙的重任,在大西北延续绿色梦想。

        六位平凡勇士,立下治沙的誓言

        古浪县位于腾格里沙漠南缘,是全国荒漠化重点监测县之一,境内沙漠化土地面积239.8万亩,风沙线长达132公里。八步沙位于古浪县东北部。昔日,当地村民有个形象的说法,“一夜北风沙骑墙,早上起来驴上房”。

        1981年,从小喝着风沙长大的郭朝明、贺发林、石满、罗元奎、程海和张润源,接受了古浪县林业局和土门镇承包治理腾格里大沙漠的八步沙的建议。如今,当初的六老汉在世的只有两位。

        “在沙漠中造林非常困难。那时候沙漠里寸草不生,也没有草保护树苗。第一年,我们造林1万亩,第二年春季,一场大风就把六七成的苗子刮没了。”回忆起30年前的治沙经历,六老汉中年龄最小的张润源至今还为那些被风沙席卷的树苗感到惋惜。六老汉观察发现,如果在树窝周围埋上麦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树苗就能保住。由此,当地流传起这样一句顺口溜: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沙漠里最难的不是种树,而是看管养护。好不容易种下的草和树,一夜之间就会被附近村民的羊毁坏。为保护好树,我们6人每天日头一落就进沙窝‘值班’,夜里12点再返回。”张润源回忆道。

        让茫茫沙漠披上绿装谈何容易。沙漠距离村庄七八里路,为节省时间,六老汉干脆卷起铺盖住进沙窝。在沙地上挖个坑,上面用木棍支起来,再盖点草就成了临时的“治沙指挥部”。他们白天在沙漠里劳作,夜里睡在地窝子里。1983年,他们在县林业局的支持下,修建了三间房子。秋季压沙活多任务重,六老汉各自回家动员家里人“参战”,六户人家40多口人齐上阵,年纪最小的只有10多岁。

        渐渐地,一个乔、灌、草结合的荒漠绿洲在八步沙不断延伸。经过10多年的奋斗,六老汉用汗水浇绿了4.2万亩沙漠。如今,六老汉的儿子、女婿接过治沙的接力棒,他们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

        娃娃成了老汉,八步沙更绿了

        “我们六家人有个约定,老人们走的时候说了,无论多苦多累,我们六家人必须有一个继承人,要把八步沙管下去。”郭老汉的儿子、八步沙林场场长郭万刚说。在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中,郭万刚干的年头最长。1983年,31岁的郭万刚原本在土门镇供销社上班,父亲郭老汉生病干不动时,就让他辞了工作到八步沙来种树。

        和郭万刚一样,石银山从父亲石老汉手里接过治沙担子的时候不过22岁。上世纪90年代,林场最困难的时候,每隔一两天,石银山都要到林场去看护树木。16公里的来回路程,他每天要步行两趟,早晚两头见不着太阳。如今48岁的石银山已经鬓角泛白。摸了摸头发,他感叹道:“你看,当年的娃娃也成老汉了,八步沙更绿了。”

        在两代治沙人向黄沙要绿色的30多年里,八步沙林场也走过了不平凡的道路。1985年,林场实行联户承包,林场的兴衰成为六户人家共同的事业。为维持正常运行,林场开始出售可以用来做燃料、做泥墙的花棒。“行情好时,一年能卖6万多元。行情不好,一年只能卖1万多元。”郭万刚说。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花棒逐渐没了市场。1997年,郭万刚他们决定在八步沙打一眼机井,种植粮食和蔬菜,以农促林、以副养林。

        钱从哪儿来?据当时测算,八步沙林场治沙造林已初见成效,各类树木2万多株,经济价值超过1000万元。有人建议伐木卖钱。“树是两代人的心血,一棵都不能动!”这一建议遭到郭万刚等人的坚决反对。最终,林场通过银行贷款和每户集资的方式筹措到30多万元资金,机井顺利出水。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生态治理力度加大,具有丰富治沙经验的第二代八步沙治沙人承担了更多的治沙任务。2003年,7.5万亩八步沙根治完成后,郭万刚等人主动请缨,向腾格里沙漠风沙危害最为严重的黑岗沙、大槽沙、漠迷沙三大风沙口进发,完成治沙造林6.4万亩,封沙育林11.4万亩。2015年,他们又承包了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麻黄塘治理任务,管护面积15.7万亩。近些年,他们先后承接了国家重点工程西气东输、西油东送、甘塘至武威南铁路古浪段等植被恢复工程,并带领八步沙周边农民共同参与治沙造林,不仅扩大了治沙队伍,也增加了当地农民的收入。

        三代人接力,让林场永葆绿意

        陈玺是郭朝明的孙子、郭万刚的侄子,去年刚到林场工作,成为八步沙第三代治沙人。除了六老汉的后人,近几年,有一些充满干劲的年轻人来到八步沙,成为第三代治沙人。陈树君就是其中之一,他还是林场的第一位大学生。“看着脚下的沙土逐渐变绿,每个人都会无比自豪。老一辈已给我们作了榜样,我们要运用新技术、新办法,把他们辛苦编织的绿色牢牢巩固住。”陈树君说。

        进入新时代,八步沙林场也将眼光放得更为长远。“知识就是生产力,林场现在有2位大学生,但远远不够,我们计划再招几个。”郭万刚说。从六老汉时代的“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到现在的打草方格、细水滴灌、地膜覆盖等,第三代治沙人在父辈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治沙方式。

        经过30多年的治理,如今的八步沙已成为一条南北长10余公里、东西宽8余公里的一片绿意盎然的林场,众多植被保护着周边3个乡镇近10万亩农田,古浪县的整个风沙线也后退了15公里。“现在,八步沙周围的农田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受风沙侵害了。不仅生态环境变好了,这里还安置了很多山区来的移民。”郭万刚说:“风沙口真正变成了致富地,我们几代人再苦也值了。”

 
(作者: 宋振峰 伏润之)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