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生态文化>>人与自然 >>正文
 
 
在阿拉善的屋檐下
 
 
更新时间: 2018-06-13 13:57:28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8-06-13)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天上是千万层的霞浪,像华丽的宫廷水袖,刚舞动起来,又被凝住;地上是无边无际的草原,柔软而舒展,间或有一泊一泊的小湖,映照着天上的霞光,挤着善睐的明眸。

        这是阿拉善,夕阳紫红紫红的,像宇宙生下的一个血球正在坠落,血流成河。

        车拉动着路边的风景奔跑,我们仿佛在骑着一匹回家的烈马。

        晚上十点半,我们终于找到了夜宿之所。看上去屋檐破烂不堪,像一个戴着破草帽的牧人;墙是完全的土坯子码起来的,像穿了一件带补丁的衣服;窗户里没有一点灯光,寂静无声。

        进了门,里面却是另外一种景象,高高的大厅,四面环绕的斜跨木梯,回廊式的客房,在荒漠中显示着不凡的设计才华,华丽的吊灯嵌在巨大的舵盘上,考究的玻璃茶几面下是巨大的轮胎,还有诸多动物标本,有草原狼、马鹿、狐狸、老鹰,陈设着德国的黑啤洋酒等。原来这里是一家电影公司拍摄了电影之后留下的房间。多数人都很满意,很快办理了住宿手续。我们还在旅途的兴奋当中,再出门,发现房间的另一面还有走廊,走廊往前,却是露台,露台上摆放着几张茶几,关键有两张长长的躺椅,躺下身子,面前正是无边的大漠,月亮就在屋檐上。

        我和一个年轻的兄弟眼色交换了露台露宿的想法后,偷偷笑着,蹑着手脚回到了房间,悄悄将被褥抱了出来。

        我俩窃喜着,仰卧在了躺椅上。

        一只鸟儿咕咕叫着,飞去了,又来了。远处的湖泊如一面小小的镜子,照射着天上的月亮,反射出安静的光芒。

        寂静无声。温暖而惬意。

        月亮像一个看不见的灯泡,挂在屋檐上。想必这个比喻被那些小的微虫理解为灯盏,甚至傻傻地绕在屋檐下盘桓飞舞,它们可能认为这就是一盏灯!在屋檐下露台的躺椅上,我看不见月亮,却看见黄晕的月光射向大漠。从屋檐下看,远处的月光落在地上如一缕黑纱,覆盖着死气沉沉的大漠身上。

        又是那只鸟儿,鸣叫着,“咕——”声音不长,也不高亢,甚至低沉。这里没有养狗,对于一直孤独的鸟儿来说,此时,需要一声犬吠更为妥当。

        零点四十,我感觉月光照在我的脚踝上,那月光从脚底升腾起来,让我的内心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滋补——这也许是此生最美好的月色了。

        身边兄弟的鼾声很快打响,匀称而沉静。我就在他身边,也许这样的月夜,如此旷寥的寂静更适合这样一个淳朴的青年,但是他却未必懂得这样一个月光下的屋檐在他的一生之中也是那般难得!

        零点以后,只有那鸟儿还在啼叫,它是否迷路了,或者失去了它的伴侣,还是丢失了孩子?

        在寥廓的大漠,有多少的物种此时都已安眠,连大漠也沉睡了。

        月光白晃晃的,遮蔽了星星,我躺在阿拉善的屋檐下,身边兄弟的身上正被月光照得发白,瘆白瘆白,那被子是客栈的,被单是纯白的,看着远处的黑纱和眼前的白色,心生怯意。远处有两声野狐或者什么的号叫:呜——呜——

        在大自然的屋檐之下,那只鸟的叫声又响起来,心事重重,它还没有我这样一个真正的屋檐,它怎么了?我能听出来它的声音越发哀伤,这一夜它在经历怎样的不幸啊!起码,它的灵魂在今夜受到了重创。伤害者不知所终,它唯有把哀伤交还给寂静无声、孤立无援的夜晚。它的嗓门却没有嘶哑。

        此时,一个咬噬的声音通过楼下某个木制房屋的部位传到了我的耳畔,咔楞——咔楞——,我感觉那是一个小小的沙鼠,也在这座楼的屋檐下,轻轻地试探,似乎在叩问可否允许它在这个屋檐下寻找食物,抑或是叩问它可否栖息在这个屋檐下,抑或就在寻找它的依靠或者它的伴侣。我咳嗽了一声,那声音又归于寂静。看看,我就这样做了一件傻事,把一个和自己处境一样的动物惊吓了一番,不知道这番惊吓又将让它在今夜在何处栖身躲藏,或者去哪里寻找食物,在这样一个旷寥的大漠之中,有多少野兽在窥觑着它,那是有生命之虞的夜晚哦!

        凌晨五点半,我被麻雀的群声吵醒。我幸福地睁开眼睛,群雀飞舞。它们肯定惊讶于屋檐下突然冒出来了这样两个闲汉,大铺大盖地睡着,是否要和它们争夺这个令它们幸福异常的屋檐,然后它们才开始在这里争吵、谈论、观察,看看是否对我们采取什么行动。

        我盯着这些飞舞的东西,一个“个”字状的影子在眼前掠过,才知道它们不是麻雀,是燕子。其时,我才醒了——那叫声也是有很大差别的啊。

        原来是燕子在这屋檐下召开了一个大会,最终没有给我俩定罪,它们只是有些奇怪,大概是暂时合议吧!我想它们的会议最后还是宽容的:在阿拉善的屋檐下,世界上所有的物种都是平等的,谁都可以栖息,只要能够互相包容即可。

        在阿拉善的屋檐下,燕子找到了真正的家!家里有乳燕张开嗷嗷待哺的小口,勤快的燕子妈妈已经将早餐送到了乳燕的床前。仔细听,那燕子的叫声里有几多娇憨,幸福的乳燕在阿拉善的屋檐下。

        忽然感觉到露出被窝的手臂有点发凉,才想到晚上的大漠也是要返潮的。但是,摸着被子,并没有感到潮湿,只是有一些凉意。

        看见天光大亮的大漠似乎还在半睡半醒之间,偎在床上慵懒地躺着,等待太阳叫醒。我知道沙漠和太阳是最好的玩伴。

        终于,阿拉善的太阳起床了,阿拉善的沙漠起床了,我也该起床了。

        独自走出老远,回望阿拉善的屋檐静谧而淡定。

 
(作者: 汪泉)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