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生态文化>>生态文学 >>正文
 
 
周作人的 “草木虫鱼”篇
 
 
更新时间: 2017-02-17 15:26:35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7-02-17)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草木虫鱼”,周作人先后写过两部分:前一部分,大多写于1930年,即总名之曰“草木虫鱼”,收入《看云集》;后一部分,则大多写作于1944-1945年,总名之为“续草木虫鱼”,收入《立春以前》和《过去的工作》两书中。

    世人多以为,“草木虫鱼”篇,最是能体现周作人追求的“美文”特征,是周氏“闲适散文”代表篇章。

    确然如此。

    在“草木虫鱼”篇中,周作人写金鱼、虱子、蝙蝠、萤火虫、树木等,以“名物”为写作对象。文笔舒徐自如,资料旁征博引,再加上贯穿于文章之中的特有的周氏平和冲淡的“文气”,使得文章语言,简净、滞涩、典雅,蕴藉饱满,咀嚼有味;读来,极具美感。可以说,作品充分彰显了周作人“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相结合的散文美学观。

    止庵在周作人《看云集》一书的导读文字中,甚至说:“‘草木虫鱼’似乎可以视为典型的闲适小品,与从前的《故乡的野菜》《苍蝇》等,大约其一偏于‘情思’,其一偏于‘知识’罢。”

    确然解者。

    不过,若只是作如此理解,就未免轻看了周氏此类散文的“思想性”了。

    我们先来看“草木虫鱼”篇出炉的背景。

    周作人在“草木虫鱼”的“小序”中写道:“现在便姑且择定了草木虫鱼,为什么呢?第一,这是我所喜欢的;第二,它们也是生物,与我们很有关系,但又到底是异类,由得我们说话。”

    周作人向来喜欢“随性”写作,故而,对他来说,“喜欢”很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由得我们说话”几个字,言下之意:选择“草木虫鱼”为写作对象,可以有“充分的表达”。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言论自由的一种张扬。

    那么,在“草木虫鱼”篇中,除了给予我们的“美文”享受,“闲情逸致”外,周氏还表达了些什么呢?

    1945年,周作人在《两个鬼的文章》中说:“这样虽然对于名物很有兴趣,也总是鉴赏里混有批判,几篇‘草木虫鱼’有的便是这种毛病。”

    开宗明义,周氏自己就说,“草木虫鱼”篇,是“鉴赏里混有批判”。其实,只要稍微认真阅读一下,对此,我们便有体悟。例如,《金鱼》篇,写“金鱼”,就顺便拉出像金鱼一样“身穿红布袄裤,扎着裤腿,拐着一对小脚伶俜地走路”的新嫁娘,特别是对那双“小脚”,极尽讽刺之能事。《虱子》一篇,现象上,是在写“虱子”,实在是讽刺沿袭已久的“嚼虱、啖虱”恶俗。而《苋菜梗》一篇,则似乎是在倡导一种“食贫”“习苦”的生活,以警示那些“太娇养了”的中国青年。如此等等,不一类举。

    换言之,这种鉴赏里混有的“批判”,实在是对他从前一以贯之的“社会、文化批判”的延续,只是换了一种更加“幽微”的方式罢了。

    其思想的光芒,仍在。

 
(作者: 路来森)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